Bio要治好脑阔痛

微博@BIO就是一条狗
只要自己产粮爽就可以啦

© Bio要治好脑阔痛 | Powered by LOFTER

【闪拉/摩西拉二】法老@提不起劲

不要浇水过量,不然法老会蔫掉😈

手机随码小短文,谢谢@ビャクヤ 给这个脑洞的各种建议。

写东西素来很随意,一千字手机打已经要累死了,所以你读起来也务必不要太认真。


-法老@提不起劲-

Bio.

寒冷刺骨的八月,雨水不曾有尽头,城镇没有半点淹没的迹象,却如被孤独慢慢缠死的马发出悲鸣。

某位少年的梦境将法老困在这里慢慢耗尽。

奥兹曼迪亚斯在一间屋内用魔力造了个太阳,照亮昏暗的空间,一床一桌一窗帘。太阳是他魔力的来源,他又造太阳,你说这个世界先有鸡,或者先有蛋。他金色的眸子凑近看,他的太阳上面有霉斑。

圣杯给予他不少现代科学知识,他们说太阳有黑子,那霉斑就作黑子罢。还有日珥。拉美西斯二世动动手指,日轮上烈焰跃起跃入,他想起了尼罗河里的鱼,日珥就变成了鱼的形状。

他从醒来起便被困在这里。他燃烧的魔力无法停止雨幕,城镇空无一人,每间房屋是开端也是结尾,在任意的拆分组合中循环。潮湿的空气厚重浑浊,嗅起来是黑乎乎的,属于万物一成不变最深沉的忧郁。拉美西斯二世在这个世界里感到自己的衰竭,金甲和耳饰光泽开始黯淡,斯芬克斯幼崽不再闪烁星空,在某日奔向大雨后消失了踪影。他想,没有太阳与星辰,哪怕冬日崖边猎猎凛风,也好过这无尽的牢笼。白发的兄弟若出于任何目的将他锁在这梦境里,为何又逃避与他对峙?他试图燃烧荆条与异端神明对话,也是徒劳。

情欲总在魔力衰竭时苏醒,仿佛那魔力真与理智清明处在同一世界,怪讽刺的。但奥兹曼迪亚斯无法控制回忆起某个金发从者用亲吻剥开他皮肤,蛇信子舔舐黏膜肌肉和灵核。英雄王的红色纹身随着魔力流动发光,仿佛皮肤本身在那些部分失去了颜色,空见血液流淌。他下意识夹紧了腿。

关于他们性爱的回忆多属于百无聊赖,贪腥而已,此刻却散发馥郁的香气,奥兹曼迪亚斯残暴地渴望着将其撕碎或自身被其捣烂。他躺在床上张开双腿,感受体内乳白色的汁从沸腾到溢出,想象吉尔伽美什的手撕碎他心爱的袍子,带着蛇的冰凉游走在腰间腿间每一处。他们平时爱逞嘴上之快,身体上互不相让,而此时奥兹曼迪亚斯才坦诚,被同为王者的人搂着性🙃交,这种体验被弄疼过一次就忘不了。吉尔伽美什为英灵时显得格外苍白,映出此刻雨水坠落窗棂的潺潺阴影。奥兹曼迪亚斯不知道自己剩下的魔力还能构建出这等鲜活的幻像。

看来这是真睡迷糊了,怕是一会真的插🙃进来你也反应不过来是本王的临幸。

花了这么久才找来,你的千里眼也不过如此。

本王只是格外中意被颓唐玷污失去光泽的你。远远看着都要爱上了。

余在刚才差点也对寻来的你动了真心。危险危险。

话语间是没有几分真心。一往情深求不得便积郁成灾,真得到了又不过扔在珍宝库里落灰,这番道理谁都懂。久违的体液交换里是新鲜的魔力传输,让奥兹曼迪亚斯搂着英灵惨白的肉体耳鬓厮磨了许久,叫声也格外动情。

那先知见你如此热情待我,这梦境肯定会被他生生捏碎。

摩西不会如此,他要的是从余身边逃开,才把余囚在这里。他不曾来这里与余相见。

若这是他所欲求,你要乖乖呆在这里耗尽自己吗?我可是巴不得看你们兄弟情深在这一世能演出怎样的戏呢。不时给你供点魔维持你和这梦境的存在也不失一种乐趣。

奥兹曼迪亚斯抬眸看了他一眼,露骨的杀意和寒意让那一瞬间吉尔伽美什几乎真的就爱上了。

英雄王唾弃所谓自律的高尚,偏执更应如蝼蚁践踏。所以吉尔伽美什打心眼里怜悯那先知的世界。恒星照耀的万物被恩准了二分之一的阴影,而那人被允诺的阴影之地只有一寸梦境,私情欲望逃避否定于此无限压缩自我增殖,构筑起低低悬浮的乌云与水汽,大雨一刻不停方能困住心心念念之人的投影。奥兹曼迪亚斯不可能凭己力出逃,因为梦境的主人真心以为这只是他脑中一个属于过去回忆的金色背影。

他抱起身下沉沉睡去的法老,消失前耀武扬威地对着窗外扯出了一个恶意的笑。

低空的乌云依然缓缓翻滚水汽,温柔地对大地张大嘴,露出灰白肥腻的舌苔。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183 )